第二章 第4节

&dq;请问,您是说什么相关讯息?&rdq;

&dq;就是这个人的相关资料。&rdq;石神俯视尸体。&dq;住址、姓名、年龄、职业。来这里做什么,接下来打算去哪里,有无家人等等。请把你知道的统统告诉我。&rdq;

&dq;啊,那个&hep;&hep;&rdq;

&dq;不过首先,还是先移动尸体吧。这间屋子最好尽快打扫,因为一定留着堆积如山的犯案痕迹。&rdq;话声方思,石神已开始抬起尸体的上半身。

&dq;啊?,可是,您说移动,要移到哪去?&rdq;

&dq;我家。&rdq;

石神看似理所当然的回答后,就把尸体扛到肩上。他的力气好大,靖子看到深蓝色运动服的衣角上,缝着写有&dq;柔道社&rdq;的布条。

(书中此处空两行)

石神用脚踢开散思一地的数学书籍,总算腾出一块看得见榻榻米的空间放下尸体,尸体双眼暴睁。

他转向呆立门口的母女俩。

&dq;那就请小妹妹开始打扫你家吧,要用吸尘器,越仔细越好。请妈妈留在这里。&rdq;

美里一脸苍白地点点头,瞥了母亲一眼后就回到隔壁屋子。

&dq;请关上门。&rdq;石神对靖子说。

&dq;啊&hep;&hep;好。&rdq;

她听命行事后,依旧杵在门口脱鞋处。

&dq;总之先请进屋来吧,不过我家没有府上那么整齐。&rdq;

石神拆下原本铺在椅子上的小坐垫,往尸体旁边一放。靖子虽然进了屋,但压根不想用坐垫,径自别过脸避着尸体在屋内一角坐下。石神看了,这才醒悟她是害怕尸体。

&dq;啊,不好意思。&rdq;他拿起坐垫,递给靖子,&dq;请拿去用,别客气。&rdq;

&dq;不,不用了。&rdq;她一迳垂着脸微微摇头。

石神把坐垫放回椅子上,自己坐到尸体旁边。

尸体的脖子留有暗红色的环状淤痕。

&dq;是电线吗?&rdq;

&dq;啊?&rdq;

&dq;我是说用来勒他的东西,应该是电线吧?&rdq;

&dq;啊&hep;&hep;是的,是暖桌的电线。&rdq;

&dq;那张暖桌吗?&rdq;石神回想起罩着尸体的暖桌被子花色,&dq;最好把那个处理掉。不过,这个我晚点再想办法解决。说到这里&dsh;&dsh;&rdq;石神的视线回到尸体,&dq;今天,你跟这个人约好了见面吗?&rdq;

靖子摇头。

&dq;没有,白天他突然跑来店里,所以我傍晚才会在店附近的家庭餐厅和他碰面。当时本来分手了,可是后来他又跑来我家。&rdq;

思。涵。小。说。 … …

&dq;家庭餐厅&hep;&hep;是吗?&rdq;

这样就不可能期待无人目击了,石神想。

他把手伸进尸体的外套口袋,取出揉成一团的万元大钞,有两张。

&dq;啊,那个是我&hep;&hep;&rdq;

&dq;是你给他的吗?&rdq;

看到她点头,石神把钱递给她,但她不肯伸手接。

石神起身,从自己挂在墙上的西装内袋取出皮夹,从里面抽出两万元,把本属尸体所有的钞票放进自己皮夹。

&dq;这样你就不会觉得恶心了吧?&rdq;他把从自己皮夹取出的钱给靖子看。

她略显踌躇后,小声的说了谢谢接下钞票。

&dq;好了。&rdq;

石神再次开始翻尸体的衣服口袋,他从长裤口袋掏出皮夹。里面只有一点钱和驾照、发票等物。

&dq;富坚慎二先生&hep;&hep;吗?住址是新宿区西新宿。他现在住在这个地方吗?&rdq;他看完护照后问靖子。

她皱着眉、歪着脖子。

&dq;我不知道,但我想应该不是。他好像也在西新宿住过,但我以前听他提过,好像因为付不出房租被赶出来了。&rdq;

&dq;驾照本身是去年更新的,这么说来应该是户籍没有改,另外找到了住处。&rdq;

&dq;我想他大概到处搬来搬去,因为他没有固定工作,租不到什么好房子。&rdq;

&dq;应该是。&rdq;石神的目光停留在其中一张发票上。

上面印着出租旅馆房屋,金额是两晚588元,好像是事先付清。石神略做心算,一晚等于是28元(须另加税金)。他把那个拿给靖子看。

&dq;看来他住在这里,如果没办法退房,旅馆的人迟早会强行打开房间。也许发现房客失踪后会报警,但也有可能怕惹麻烦就置之不理。大概就是因为常有这种事才会要求事先付清房钱,不过凡事想得太乐观会很危险。&rdq;

石神继续翻尸体的口袋,找出了钥匙。上面挂着圆牌,刻着35这个数字。

只见靖子眼神茫然地凝望着钥匙,对于今后该怎么办,她自己似乎还没什么头绪。

隔壁隐约传来吸尘器的声音。想必魅力正在拼命打扫,她一定是觉得处在对今后前途茫茫的不安中,至少该尽力做好自己能做的,所以才这样拼命的清扫。

自己必须保护他们,石神再次深深这么觉得。像自己这样的人,今后肯定不会再有任何机会能和这么美的女性近距离接触。现在他必须动员所有智慧与力量,阻止悲剧降临在他们身上。

石神看着死亡男子的脸,他的表情已消失殆尽,给人一种扁平的印象。不过还是可以轻易想像得到,此人年轻时想必是个美男子。不,虽然中年发福,现在的外貌一定仍属于女性喜欢的那一型。

石神想到靖子就是爱上这种男人,嫉妒顿时如小小的气泡发酵逐渐涨满心头。他甩甩头,对自己竟然萌生这种心态感到可耻。

&dq;这个人有什么定期联系的亲友吗?&rdq;石神再次发问。

&dq;不知道,因为今天真的是隔了好久才再度见面。&rdq;

&dq;有没有听他说起明天的计划之类的?比方说要跟谁碰面?&rdq;

&dq;我没听说,真对不起,什么忙都帮不上。&rdq;靖子一脸愧疚地垂着头。

&dq;没事,我只是问问看。你不知道是应该的,请别放在心上。&rdq;

石神戴手套的手拽着尸体脸颊,凑近窥视口中,可以看到富坚的臼齿套着金冠。

&dq;他治疗过牙齿啊。&rdq;

&dq;跟我结婚时,他去看过一阵子牙医。&rdq;

&dq;那是几年前?&rdq;

&dq;我们是在五年前离婚的。&rdq;

&dq;五年吗?&rdq;

那就是不能期待病例已遭销毁了,石神想。

&dq;这个人有前科吗?&rdq;

&dq;应该没有,跟我离婚后我就不知道了。&rdq;

&dq;这么说来也许有啰。&rdq;

&dq;对&hep;&hep;&rdq;

就算没有前科,应该也曾因违反交通采过指纹吧。石神不知道警方的科学办案方式是否连交通违规者的指纹也会比对,不过列入考虑还是比较保险。

不管尸体怎么处置,都得有死者身份曝光的心里准备。不过他们还是得争取时间,不能留下指纹和牙模。

靖子叹了一口气,听在石神耳中格外性感令他心旌动摇,他再次下定决心绝不能让她绝望。

这的确是个难题。一旦查明死者身份,警方肯定会来找靖子。她们母女俩能熬得住刑警执拗的连番审问吗?如果只准备一套脆弱的否认之词,只要一被警方抓住矛盾,立刻会出现破绽,到时肯定会忍不住把真想和盘拖出。

一定要备妥完美的逻辑和最佳的防御,而且必须现在立刻架构。

别急,他这样告诉自己。焦急不能解决问题,这个方程式一定有解答。

石神闭上眼。面临数学难题时,他总是这么做。一旦隔开来自外界的讯息,数学程式就会在脑中开始不断变形,然而现在他脑中出现的并非数学方程式。

最后他终于睁开眼,先看了桌上的闹钟一眼,已经过了八点半。接着将目光移向靖子。她连大气都不敢出,缩在后面惊慌失措。

&dq;请协助我脱衣服。&rdq;

&dq;啊&hep;&hep;?&rdq;

&dq;脱掉这个人的衣服。不只是外套,连毛衣和长裤也要脱。再不快点的话尸体就要变硬了。&rdq;

石神说着已经动手去拉外套。

&dq;啊,好。&rdq;

靖子也开始帮忙,不过可能是不想触碰尸体,她的指尖在颤抖。

&dq;不用了,这边我来处理,你去帮小妹妹吧。&rdq;

&dq;&hep;&hep;对不起,&rdq;靖子垂着脸,缓缓站起。

&dq;花冈小姐,&rdq;石神朝她的背影呼唤。然后对着转过身的她说:&dq;你们需要不在场证明,请你先想想这点。&rdq;

&dq;不在场证明吗?可是,我们根本没有。&rdq;

&dq;所以,才要制造。&rdq;石神披上从尸体拔下来的外套。&dq;请你相信我,把一切交给,我的逻辑思考。&r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