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2节

&dq;没办法了&hep;&hep;对吧?&rdq;她终于开口。

&dq;怎么办?&rdq;美里抬眼凝视着母亲。

&dq;还能怎么办?只好打电话&hep;&hep;报警。&rdq;

&dq;要自首?&rdq;

&dq;不然也没别的办法了,人都死了,不可能复活。&rdq;

&dq;如果自首,妈妈会怎么样?&rdq;

&dq;谁知道&hep;&hep;&rdq;靖子撩起头发,这才发现自己顶着一头乱发。隔壁的数学老师或许会觉得奇怪,不过她觉得那已经无所谓了。

&dq;一定要去坐牢吗?&rdq;女儿又问。

&dq;那还用说,应该要吧?&rdq;靖子咧嘴,是绝望的笑,&dq;毕竟我杀了人嘛。&rdq;

美里用力摇头,&dq;这样太奇怪了。&rdq;

&dq;为什么?&rdq;

&dq;因为妈妈又没错,全部都是这家伙的错。我们应该都已经跟他毫无瓜葛了,他却老是来折磨妈妈和我&hep;&hep;根本用不着为了这种人去坐牢。&rdq;

&dq;说这些有什么用,杀人毕竟是杀人。&rdq;

不可思议的是,在跟美里解释的过程中,靖子的心情也逐渐镇定下来了,开始能够冷静地思考,于是她更加觉得自己别无选择,她不想让美里变成杀人犯的女儿,然而这个事

实既而无法逃避,至少得选个比较不会遭到社会冷眼唾骂的方式。

靖子瞥向滚思屋内一隅的无线电话,伸手去拿话机。

&dq;不行啦!&rdq;美里迅速冲过来,企图从母亲手中夺走电话。

&dq;放手!&rdq;

&dq;不行!&rdq;美里抓住靖子的手腕,可能是因为平常打羽毛球,她的力气很大。

&dq;拜托你放开我。&rdq;

&dq;不要,我不能让妈妈这么做,不然我去自首好了。&rdq;

&dq;你在说什么傻话!&rdq;

&dq;因为最先打他的人是我。妈妈只是想救我。我也中途帮了妈妈,我也是杀人凶手。&rdq;

美里的话,令靖子悚然一惊,霎时,握着电话的手放松了力气。美里没错过这个机会,立刻夺走了电话,一把抱进怀里藏起来,走到屋里内角思背对靖子。

警方会&dsh;&dsh;靖子开始动脑筋。

刑警们真的会相信我的话吗?对我一个人杀死富坚的供述不会提出质疑吗?他们会完全相信吗?

警方一定会彻底调查。她在看电视连续剧时,曾听过&dq;查证&rdq;这个台词。他们会动用各种方法,确认犯人的说词是真是假。例如四处打听、科学侦查、还有其他等等&dsh;&dsh;如果

被刑警查出什么就完了。纵使她哀求警方放过女儿,对方也不可能答应。

能不能伪装成是自己一个人杀的呢?靖子想,但立刻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外行人即使动这种拙劣的手脚,肯定也会被轻易识破。

话虽如此,但她非保护美里不可,靖子想。只因为有自己这样的母亲,害得女儿从小就几乎没过什么好日子,唯有这个可怜的女儿,就是拼了自己的命也绝不能让她更加不幸

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有什么好办法吗?

就在这时。美里抱着的电话响了,她瞪大了眼看着靖子。

靖子默默伸出手。美里一脸犹豫,最后还是缓缓地递出电话。

思+涵-小+说+ + - +

靖子调整好呼吸,按下通话键。

&dq;喂?您好,我是花冈。&rdq;

&dq;呃,我是隔壁的石神。&rdq;

&dq;啊&hep;&hep;&rdq;又是那个老师,这次又想做什么?&dq;有什么事吗?&rdq;

&dq;呃,那个,我在想你们不知决定得怎么样了。&rdq;

她完全听不懂他在问什么。

&dq;你说什么?&rdq;

&dq;我是说,&rdq;石神停了一拍才继续说道,&dq;如果要报警的话,那我毫无意见,不过如果没这个打算,我想我或许帮得上忙。&rdq;

&dq;啊?&rdq;靖子陷入混乱,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

&dq;总之,&rdq;石神用压抑的声音说道:&dq;我现在可以过去一趟吗?&rdq;

&dq;啊?不,这个&hep;&hep;呃,不太方便。&rdq;靖子全身冒出冷汗。

&dq;花冈小姐,&rdq;石神喊她,&dq;光靠女人是无法处理尸体的。&rdq;

靖子愕然失声,这个男人怎会知道?

他听见了,她想。刚才她和美里的争执,隔壁一定都听见了。不,说不定,打从和富坚打斗时就已经听见了。

没救了,她认命的想。已经无路可逃了,只能向警方自首:至于美里涉案的事,不管如何都得隐瞒到底。

&dq;花冈小姐,你在听吗?&rdq;

&dq;啊。我在听。&rdq;

&dq;我可以过去你那边吗?&rdq;

&dq;啊?可是&hep;&hep;&rdq;话筒依旧贴在耳上的靖子看着女儿,美里正带着满脸的畏惧与不安。大概是难以理解,母亲到底在和谁谈些什么。

倘若石神真的在隔壁竖着耳朵偷听,那他必然也知道美里涉及这起命案。如果他把这件事告诉警方,那么就算靖子再怎么否认,想必刑警也不会相信。

靖子下定决心。

&dq;我知道了。我也有事想拜托您,那,就请您来一下好吗?&rdq;

&dq;好,我现在马上过去。&rdq;石神说。

靖子挂断电话的同时,美里立刻开口问:&dq;谁打来的?&rdq;

&dq;隔壁的老师。石神先生。&rdq;

&dq;那个人怎么会&hep;&hep;&rdq;

&dq;这个待会再解释,你先去房间待着,门也要拉上。快点。&rdq;

美里一脸莫名其妙地走进里屋。几乎就在她拉上纸门的同时,也传来石神走出隔壁房间的动静。

门铃终于响起了,靖子走下门口脱鞋处,打开门锁和门链。

门一开,只见石神肃然而立。不知为何穿着深蓝色运动服,刚才他并非这般打扮。

&dq;请进。&rdq;

&dq;打扰了。&rdq;石神行个礼走进来。

靖子锁门的时候他已进了房间,毫不迟疑地掀开暖桌的被子,看他的动作似乎确信那里一定有尸体。

他单膝跪地望着富坚的尸体,那副表情似乎在定定思索什么。靖子这才发现,他手上戴着粗线手套。

靖子战战兢兢地将目光移向死尸。富坚的脸上已了无生气,嘴唇下方凝结着既非口水又不像呕吐物的干涸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