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完)

“我没见明成,还有街道领导也来关心我,送来两只小小的红灯笼,被我挂在客厅了。”明成不来,苏大强倒是正好称愿。“还有你们舅舅带着众邦也来过,众邦妈做钟点工,越是年底越忙,听说每天做到很晚才回家。你们舅舅说,众邦妈想快点还掉借人家的众邦读高中的借读费,做得手上冻疮开裂,惨不忍睹。你们舅舅这下半年一直没在做事,跟我说家里紧张得没法过年,明目张胆地问我讨红包,还说以前他大姐在的时候每年给众邦五千,要我也起码给这个数。我说我没钱,钱都让明成吃光了。他又问我你有没有汇钱来,我说你春节后回来自己带钱过来。他从我身上捞不到钱,把我挂在阳台的鳗鲞和风鸡香肠都摘去了,一点脸皮都不要,跟鬼子进村一样。欺负我老头子没力气跟他抢。还好明玉送来的名贵货我都放冰箱里。”

“爸,以后你还是再多长个心眼,别放他进门。”明哲听着挺无奈,更无奈的是从爸嘴里挖不出明成的消息,只有他邮箱里收到明成的贺年卡,“爸,大年夜蔡保姆给你做些什么好吃的?晚上吃什么?明玉送来的年货用上了吗?”

“晚上吃什么?啊……醉鸡腿,油煎咸带鱼,红烧墨鱼,红烧牛肉,香肠。明玉送来的年货大多洗干净了冰箱里冻着,以后慢慢吃。冰箱大着呢,够用。”因为明玉送来的年货稀奇值钱,味道又好,让苏大强在蔡根花面前挣足面子,此后他一直挂在嘴边,跟明哲说话也是一再提起。

明哲心说怎么都是荤的,估计爸就捡着好的说了,不过够放一桌了。心里不由得想起他在爸那儿吃饭时候,炒青菜都只有几条。看来蔡根花持家还是不错的。想到明玉客气,还给蔡根花送上一千块红包,他忙让爸叫蔡根花听电话,他想感谢蔡根花几句,顺便拜个年。

没想到这仿佛点中了苏大强的死穴,他结结巴巴半天,才说出蔡根花不在。原来蔡根花寡妇人家带着一个儿子生活,相依为命多年,平时倒也罢了,过年就不一样了,想得天天掉眼泪。又贪着明玉跟她提起的全勤奖,不舍得回去休息。考虑来考虑去,对着苏大强软磨硬磨,后来也不等苏大强答应,就煎带鱼卤牛肉腌酱肉醉鸡肉地准备上了,打算让儿子进城来过年。反正现成的床。苏大强虽然享受蔡根花儿子的仰慕,但关键是,这么一个大小伙子,弄不好还跟来一个准媳妇,十来天下来,得吃掉他多少钱啊。包括明玉送来的那些他自己都舍不得吃的年货,而要命的是,锅铲掌握在小伙子妈的手里,天天都得是大鱼大肉。苏大强一琢磨二琢磨的,感觉此事万万不行。便暗中与蔡根花协商,让她回家团圆,他帮蔡根花瞒着儿女,又送蔡根花一箱最便宜的芦柑,赶紧着把她打发走了。苏大强打的如意算盘,以为明成明玉肯定不会来,明哲远在美国,他没想到明哲竟然会点名要蔡根花听电话。他毕竟是个胆小怕事的,一问之下,不敢撒谎,全说了。

明哲这才明白爸的桌上菜为什么那么多,而且都是荤菜,原来是蔡根花准备过年用的。明哲急了,连声问道:“爸,那你一个人吃年夜饭?都是冷菜?饭是热的吗?冰箱里有饺子汤圆吗?”

苏大强面对着窗户外此起彼伏的火树银花,一个人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切切,两行老泪挂了下来,正伤心。“一个人,只有一个人,饭是冷饭拿微波炉热了的,菜都是凉的,我只有一个人。”说着,呜呜呜哭出声来。

明哲这时候又是打飞的回去的心都有了,可是,他鞭长莫及。明成指望不上,这种小事则是不便麻烦明玉,明玉已经仁至义尽。

“都不在,你们都不在,你们都丢下我……”苏大强哭得越发伤心。

明哲喃喃道:“要么,要么我……”话还没说岀,吴非旁边早插嘴提出不许明哲又想到明玉,苏大强也不敢要明玉来,但还是哭,明哲被老爹哭得肝肠寸断,眼圈也红了。吴非冷眼旁观,差不多听出缘由,心中不由得冒出一些古今中外着名吝啬鬼的下场。老头子但凡稍有些良心,儿女怎么会都不管他?儿女都不是没良心的人,这等老爹,明玉还是礼数尽到,年货红包一点不少。再说了,老头子如果稍微大方一点,让蔡根花儿子过来,几天时间,人家能吃穷了他?说可怜是真可怜,可也真是自作孽。而果然明哲又激动得坐立不安了,这老爷子啊,还真是什么匪夷所思的乱子都闹得出来,都无法预料他往后还会做出什么。听着明哲絮絮叨叨地开解他父亲,一脸真诚的内疚,满额头的热汗,吴非心中下了决心:再苦再累,她也得保住自己的工作,发展自己的职业。不能太信了明哲。不是明哲不可靠,而是那公公花样太多。

放下电话后,腮角挂泪的文学老年苏大强老夫聊发少年狂,厨房里翻出一瓶做料酒的黄酒喝了,醉眼蒙眬间,觉得自己说不出的孤独凄清。他不由得反思,究竟是儿女可靠,还是一个保姆可靠。

?? 思。涵。小。说。 … …

老蒙为了春节能看到儿子,老奸巨猾地叫明玉和石天冬一起到他别墅吃年夜饭。果然,小蒙见热闹就跟了来,虽然他进门就声明他才不甩老爹。但蒙太太不甘心了,杀上门来抢儿子回家,被石天冬从厨房出来好言好语按下一起吃饭。明玉对这个母老虎的一贯对头反而帮上忙,依旧在厨房帮厨。吃饭时候,老蒙两夫妻盘踞巨大餐桌两头鸡犬不相闻,虽然都是板着脸,但一点不妨碍他们下手大吃。酒足饭饱,老蒙两夫妻各据客厅两头看春晚,明玉跟着石天冬和小蒙坐中间玩电脑游戏。蒙家一雌一雄两只老虎居然相安无事,挺让人吃惊。

快十二点时候,石天冬做了馄饨饺子汤圆,竟然是母老虎帮手。他下厨房煮的时候叫小蒙进去搬,小蒙反抗着跳进去了,母老虎也心疼地跟进去帮儿子,很有贤妻良母样。蒙家三口终于久别重逢,大年夜坐一起吃饺子汤圆馄饨,可互不搭理。还是小蒙与明玉石天冬三个人谈笑风生,讲他们年轻人的事,老蒙与母老虎都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偷看偷听。可好歹是坐一起了。

明玉原以为,今年可过一个安定祥和没有硝烟的除夕,然后初一跟石天冬一起,拖上大尾巴小蒙去东北大兴安岭打雪仗,家中两只猫通过小蒙交给同是猫科的蒙家母老虎暂时照料。没想到,电视里新年钟声响起的时候,她包里的手机也响了。她的手机一向设的最大铃声,买手机时候,也是先考察了手机铃声大不大才下手,怕的是耽误业务联系。所以,即使电视里不知所云的新年鼓噪也无法掩盖铃声的尖叫。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一串乱七八糟数字,明玉就怀疑是国外来的电话。果然,那边一声“明玉”,听出是大哥的声音,明玉不情不愿地就一个“新年快乐”送了出去,随即将手机贴石天冬耳朵上。但还没等明玉有点温暖地把“妈去世后,大哥好歹现在有点大哥样子了,大年除夕还想到关照一下妹妹”的话想全,石天冬已经脸上变色,传达给明玉。那边明哲急急忙忙说,他们爸刚才给他电话,痛苦地叫了声明哲就没声音了,然后电话里传来推金山倒玉柱的“咣当”声,可明成又联系不上,无奈,只有打电话给明玉。

明玉听完,无奈地拿回搁石天冬耳边的电话,冲话筒说一声“知道了,我过去看看”,也不管明哲还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便挂了。起身与老蒙他们说明一下,拉上石天冬赶去苏大强家,小蒙想跟上,被母老虎拉住,他们蒙家一家倒是还坚守岗位在老蒙别墅里面。一路喜庆的烟花没心没肺地透过车玻璃照进来,照得车里明玉的那张脸一会儿青,一会儿蓝。

见此,石天冬只有劝慰,“算啦,你又不能选择父母,幸好他们不是杀人放火的,别生气啦。能怎么办啊。”

明玉“唉”了一声,无话可说,不由想起自己在看到母亲遗体时的那几滴鳄鱼眼泪。有些事,自她生下便给刻上烙印,这辈子再要强,那也强不过老天了。今儿的事,她能不管吗?明哲在国外,明成看来越发不能托付,这个父亲,她无法推脱,她只能背上。

还是请了11才打开防盗门。进去,石天冬就把明玉推出来应付警察做记录,因为里面一屋子的大便臭味。

苏大强跟明哲通话后,饭菜凉了,他懒得热,想将就着吃,一口气吃了冷饭冷菜又喝了冷黄酒,老年人的肠胃如何抵受得住,一拉之下眼冒金星。想到住明成家时候吃生蚝曾吃得拉肚子送医,越想越害怕,就给明成打电话呼救,但明成的手机关机。苏大强也不心疼钱了,立马找明哲,听到明哲的声音,他立刻昏了过去,感觉有靠了。一点没想想,明哲是在美国,也一点没想找找他的蔡根花和根花侄儿。

结果,最终的负担都思到他想都不敢想的明玉头上,冤家路窄。

明玉开车跟着救护车走,心说幸好有石天冬,幸好有他代她快速清理父亲的污秽,幸好有他代她跟着救护车一起走贴身伺候,幸好有石天冬挡在她和苏家的中间,让她不至于恨恨不绝。幸好有石天冬,老天开眼,终于搞了一下平衡。

老头子并无大病,就像上回跟着明成夫妇吃生蚝吃进医院一样,不救很危险,救了,却只要挂两瓶水就没事。挂水的时候,石天冬让明玉回家休息,明玉没去。前面横着苏大强,他们两个依偎着坐在旁边,随时等水快完了叫护士。大年三十的,打针挂水的人却很不少,护士忙得脚不沾地。明玉想到以前小时候妈争先进,也常在节假日时候守值,不过她想到,妈初一早上回来好像都没怎么休息,一手张罗过年的吃喝,只有明哲当年是帮得上忙的,她则是只会洗刷,明成从不动手。以前还以为妈作为护士节假日守值不过是在医院睡一觉,谁大年夜地去看医生啊,熬也熬上几天才去,现在才知,还有急诊。这不,父亲挂水的这么几个小时里,好几起急诊,有被烟花炸得头破血流的,有喝酒休克的,有交通事故的,什么样的急诊都有。

明玉想到她现在还年轻,可偶尔一夜没睡,第二天做事难免挂上火气。妈以前夜班回来,家中常是被她赶得鸡飞狗跳,她和爸那时最好隐形。妈以前也累,可因为脾气急躁,并不为人所理解。不过明玉心想,她问心无愧,她那时尽力了,她在家中做的事不少,明哲也比不上。她不会因为以前不理解妈妈的疲累而内疚。最近跟石天冬在一起,被石天冬宝贝着,她想开了。过去的都不是她的错,完全是她生错娘胎,到了不该到的地方。她以前还挺不自信的,总觉得自己不正常,或许是冷血动物,可现在看来,连家中两只猫猫都腻她呢,她好得很。她现在有自信正视过去,一分为二地正视她不喜欢的每个人,她知道自己在痊愈。

她趁没人注意到他们,亲了一下石天冬有点严肃的黑脸,看到石天冬眉开眼笑地回头,她也眉开眼笑。她真爱石天冬,上天把石天冬奖励给她。

很快,苏大强的脸色明显恢复正常,但他没醒,就这么呼吸均匀地睡着了。等挂完水,石天冬背着老头子上车回去。

上车,回哪儿?石天冬不忍心将沉睡的老头子扔回空荡荡冷清清的他家,但明玉也不愿将老头子领回她和石天冬现在住的家,两人还宁愿老头子住院,他们探望,可惜医生不让。一合计,三人去了明玉公司给的海边别墅,反正明玉从没拿那儿当家。而大兴安岭滑雪算是泡汤了。不过正好,他们收拾出来的行李箱可以拿去海边别墅用。

去别墅的路上,新年的第一缕晨光透过车玻璃将车内的两人照亮,将也不知依然沉睡还是装睡的苏大强照亮。又有电话进来,明玉一看又是明哲的,懒懒地将手机交给石天冬接。明哲已经打了无数电话询问安好,而明玉不愿说这个“爸”字,只有让石天冬说。但这回石天冬说了几句就将电话交给明玉,说是宝宝要问候姑姑。

明玉这才接起。手机里,宝宝奶声奶气地说,“阿姑姑新年好,宝宝爱你。”这显然是宝宝的父母教的,明玉只会瓮声瓮气地回答,“好,好,谢谢你们。”她已没以前见宝宝装鬼脸的劲头。

人算不如天算,明玉怎么都不会想到,时间走了一圈,她挣扎着离家那么多年,最后竟是她陪着老爹守岁,是她陪着老爹过年,苏家的担子最后竟着思在她头上。苏家母亲最看重的两个儿子,一个儿子守着美国的小家,一个儿子下思不明,最后还是她这个处理货管着苏家。命啊……

她原以为自己会火气十足,起码找到明哲明成骂一顿,可她其实想都没想过发火,她虽然有些郁闷,可还是平静接受这个事实了。她自己也没想到会那么坦然接受这一事实,而绝无一句嘲讽打击,除了事情大多由石天冬做去了之外,当然,还因为她一直有石天冬的陪伴。她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人,她有好多人爱她,石天冬,小蒙,老蒙,还有柳青。她现在的心态……可能与新年一样,也是全新的了吧。

与苏家其他人的关系,也别避之唯恐不及了,既然都是姓苏,怎么能避得开去。亲情是捡不回来了,大家淡淡如水地交往吧,她不寄予厚望,也不恨之入骨,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她和石天冬幸福就行了。

可她忍不住看看化妆镜里的自己,又看看后面父亲的脸,越看越无相像之处,她连自己是不是苏大强的女儿都还没搞清楚呢。她看来只有糊涂到底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