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前三十年,他是妈的中心,苏家的中心,朱丽的中心,别人的阳光,他从来不知生活艰难。不,他不必知道,妈会为他遮风挡雨,为他安排下最佳位置沐浴阳光,他披一身阳光,他反射一身阳光。他无忧无虑,他也无忧、虑的危机感,他已经缺乏危机意识,他无法适应不是中心的地位。可现实犹如头顶的天,天凉,连好一个秋都不是,天凉,是肃杀的冬。

路很难走,打开市场不容易,转型也不容易,开门七件事也不容易,什么都不容易。可最不容易的还不是这些,最不容易的是一个人踽踽独行的苦。没有妈来肯定他,没有妈来否定他,以致他做什么都是错。他已经头破血流,不敢迈步,他想,是不是守住固有的,等待时机上门才是良策。他也知道路是走出来的,前程是开辟出来的,可是,万一打开一扇门,里面跳出来的是狮子呢?就像那次投资。

明成流泪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有答案。

也再牵不到妈妈的手了。

来的时候寒冷彻骨,回去时候彻骨寒冷。什么都没变。

而另一个从来没在家里做过中心的人,在农贸市场里面对满坑满谷的荤素原料无所适从。石天冬问明玉买尖椒回去做牛柳好不好,明玉说好,石天冬问要不要加洋葱,她还是说好。石天冬问得多了,明玉不胜其烦,就说你自己决定,我吃什么都好,吃白水煮大白菜也没事。

答应元旦三天给石天冬,明玉想着既然做人家女朋友就得有女朋友的样子,以后多关心石天冬多爱护石天冬,没想到第一天早上起来就这么烦,她立刻关心爱护不起来了。

石天冬在料理台前收拾,明玉坐会客区唯一的沙发上看石天冬桌上的碟。她已经看了石天冬很多的碟,可还没看完,可见石天冬可真能走。很多地方明玉曾到此一游,可这回跟着石天冬的镜头看山水,又有不一样的感受。石天冬这人很好奇,石头水流植被昆虫,他都要探究个究竟。他还喜欢动手参与,到哈尔滨旅游,跟着人家一起做冰灯,做雪雕,不知跌倒爬起多少次,录像显示他一屁股的雪。

一会儿石天冬收拾完,两人又关了VD去一处刚修好还没通车的路上玩轮滑,这一回,明玉这个劳苦大众终于能站起来了。中午,两人坐在晒得到太阳的窗户边开一瓶明玉带来的藏酒吃饭说话,菜都是石天冬做的简单又简单的家常菜,可味道一如既往的好。

饭后,又没事干了,习惯于忙碌的明玉无所适从。终于石天冬提出要不要去看看他的妈,明玉有可无可。

石天冬出发路上才给他妈妈打电话的,两人车子到了石天冬经常停车的地方,石妈妈已经抱着孙子迎候在那空旷处。才五十多的人,一头花白头发,异常苍老。

石天冬一看见他妈就来气,“妈,她是明玉。小东西他妈呢?手断了?她今天又不用上班,一岁多儿子还让你抱着,你不是犯肩周炎吗,还硬撑?”埋怨归埋怨,手一伸就把孩子抱了过来。可那孩子显然是早就怕了石天冬的,一到石天冬手上就哇哇大哭。石妈妈都来不及与准儿媳招呼,连忙来抢孩子,已被明玉接了过去。小孩子也就退一步海阔天空,立刻不哭。

石妈妈忙笑着说:“哎呀,怎么能让你抱。你这么好的衣服都让孩子给蹭脏了。我来,我来。”

明玉没想到圆球一样的孩子有这么重,可看到石妈妈那诚恐诚惶的样子,她又不好意思将孩子交回去,只好硬撑着,笑道:“没关系,小孩子好像还挺喜欢我。妈你前面领路。”又给石天冬一个眼色,往后备厢努努嘴,石天冬摇头,不予执行。可石天冬被明玉一声“妈”喊得心花怒放。

石妈妈几乎是侧着身在前面走路,一路赔笑。遇到相熟的就欢喜地介绍这是儿子的女朋友。明玉在后面跟着,费九牛二虎之力才避免走路跌跌撞撞,小孩子太重了。可石天冬稍施以援手,小孩子就跟灵敏感应器似的哭叫,石天冬一点办法都没有。

石天冬妈的新家其实也不新了,是农村常见的三楼加一小院,小院都是水泥地,跑着一条黄狗圈着一群母鸡。明玉看得出,石天冬妈在家没什么地位,话都是丈夫说了算。男方自己也有儿女,儿子已经娶媳妇,媳妇已经生孩子,孩子就石天冬的妈抱着,都挤一幢屋子里住着。石天冬的妈跟天下所有想贤惠一把的后娘一样,含辛茹苦抚养前妻的儿女,养岀来的个个都是白眼狼,还得做一辈子的老用人,带大小白眼狼,却又得罪了自己的亲儿子。

石天冬的继父,继父的儿子媳妇,还有女婿,四个人凑一桌搓麻将。还是继父看见石天冬就停下手,将位置交给女儿,迎出来往屋里让,其他人都是好奇地看明玉,嘴里招呼几声,依旧专心码他们的长城。明玉不客气,一进门就将孩子往地上一放,客客气气说声“找你妈去”,不管不顾地走开,却正好挡在石天冬妈与孩子之间。石天冬见此按住他的妈,跟继父道:“叔,你们玩,我接妈出去聊会儿天。”石天冬的话还没完,麻将桌上一女子声音已经响起:“宝宝倒了,快扶一把。”

明玉故作诧异地回头道:“咦,宝宝妈呢?快来扶一把。”一边若无其事地笑对石天冬继父道:“叔叔一起去外面坐坐吧,我们说说话。”身后,小孩子的妈早抢了儿子回去。

继父客客气气地对石天冬和明玉道:“你们聊,你们聊,玩得开心点。老婆子,去换件衣服啊。”

石天冬妈“噢”的一声连忙上楼去,继父也冲两人笑笑,跟着上去。麻将桌上四个人中的一个因为得照顾孩子腾不出手,不得不暂停,于是四个人七嘴八舌刨根究底地问石天冬问题。明玉不吱声,只微笑听石天冬说话。石天冬大多哈哈哈地打滑了过去,说了等于没说。好一会儿没见上楼去的人下来,石天冬轻轻跟明玉道:“我妈磨蹭,你别介意。”

明玉暗笑道:“哪儿啦,他们在上面讨论要不要给我红包,该给我多大红包呢。”

思`涵-小`说 ??

石天冬一想,对,忍不住大笑出来,“怎么想到的,真鬼。”

明玉一笑,脸上却是很温良谦恭让的样子。

果然,继父送三个人一起去石天冬停车地方,车前塞给明玉一个红包。明玉没客气,接了。不过自己绕到后备厢,取了两瓶五粮液,和一箱橙一箱芒果出来,送给石天冬的继父。又到前面取两只打火机,两只女表,几本挂历,请石天冬的继父转交麻将桌上的四个人。

这才由石天冬开车,一起到市里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说话。几句下来,明玉大致知道,石天冬的妈是个没主意的女人,前夫去世后没了主心骨,这才会急急另找。现在的丈夫有点木匠手艺,家境不错,对她也不错。不过小孩子对后娘一般都有抵触情绪,石天冬的妈有丈夫疼着,操劳一点也无所谓,奇怪的一家就这么相处了十几年,局中人安之若素,只有石天冬看不惯妈受欺负,想接妈出来住他妈还不愿意。可见每一个家庭都是不等边形,只要每一边都安之若素,不等边有不等边的理由。看苏家那么畸形的不等边形,也是稳固地发展了几十年呢。

元旦后,两人去领了结婚证。明玉拎两大包巧克力上班算是宣布结婚,反而是石天冬朋友多,找一处馆子开了几桌,也没什么仪式,就是吃喝。明玉当然是没通知苏家任何人。石天冬也没请继父家人吃饭的愿望。

两人住在明玉的住处。石天冬从网上领来两只流浪小土猫,他说他从来爱猫,以前一个人住的时候怕连累猫挨饿,不敢养,现在他有家,他可以养猫了。明玉对养狗养猫敬而远之,但既然她爱石天冬,石天冬喜欢猫,她也就跟着喜欢。明玉不是个柔软的人,不会抱着猫猫狗狗玩玩闹闹,可小猫腻人,它们喜欢腻明玉,它们虽然还不大会跳跃,却已经会拿爪子勾住明玉的裤子哭着喊着要求抱,在怀里待着又不老实,转眼就跳下去,跳出一声惨叫。明玉不忍心,拎起电脑撤出书房,席地趴客厅矮几上做事,任两只小猫拿她当木马当软垫,她只在两只小猫打得不可开交时候将它们拎开。她很快开始与石天冬抢着伺候小猫。

她本以为会因为自己性格强硬冷漠而慢待石天冬,最先一直有意地让自己对石天冬亲密,还觉得挺累。可后来在石天冬左一个拥抱右一个拥抱的软化下,她的腰肢也学着朱丽似的变得越来越柔软,她不仅是为了两只小猫才搬到客厅做事,因为书房不大,不方便两人挤着一起做事,到客厅里,她可以随时看到石天冬。工作累了,看看在料理台前做试验的丈夫,她会微笑。

因为新婚,因为新年,两人逛超市采购时候买了许多绒面小灯笼,回家来到处悬挂。转眼不见,小灯笼就成了猫猫们的皮球。小蒙有饭吃没饭吃的常来做灯泡,可经常闹得被主人家拿笤帚伺候出门,一转身忘记了,第二天又来。老蒙过来参观一次,看见两只猫就一针见血地说不如自己早点生一个。蒙家母老虎小蒙的妈打着感谢明玉照顾她儿子的旗号也来,看见两只猫说着与老蒙同样的话。都是石天冬做菜招待他们一顿,吃得他们满意而归。老蒙还私下与明玉说,要不是不好意思一再登门,他可真想多吃几回石天冬的手艺。明玉听了特得意。

婚后的日子乱糟糟闹哄哄,烟火气十足。明玉很享受这种焕然一新的生活,人变得丰润了。石天冬偶尔去西点工坊带回来的香气也令明玉很享受。石天冬还想乱上加乱,准备春节之后引一窝热带鱼进家门,算是发挥他过去养鱼的专长。

这种全新的,与过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让明玉慢慢不再想起她的以前,心平气和。即使石天冬安排春节旅游计划时候问明玉要不要向她父亲拜年了之后才走,明玉也并无太多情绪,只平静说一句“不用”。但让石天冬出面给父亲送去一些年货,她自己没有上门。

明哲因为公司培训时间拖延,春节如愿得以在美国过。天越来越冷,年越来越近。终于,明哲吴非宝宝还有吴非的爸妈一家五口迎来了除夕。虽然是美国少数民族的小节日,但对明哲一家五口而言,关上门与在中国没什么不同。早早的,他们就忙碌着采购开了,虽然不过是吃喝两字。

提前一天,宝宝已经穿上外婆亲手缝制的大红绸袄,看上去像小地主似的。吴非在宝宝额头用大红口红点了一个红点。夫妻俩看着爱不过来,横拍竖拍倒着拍,直拍得数码相机快自爆。吴非爸妈笑眯眯坐一边搓汤圆准备守夜点心,吴妈妈将糯米粉搓圆按扁,一摊手,吴爸爸就把事先搓好的馅料球放糯米粉饼里,两人分工合作和谐得跟流水线上似的。

赶着中国吃年夜饭的时候,一早,明哲打电话回家,向父亲拜年。吴非两只耳朵早进入一级战备状态,谁知道大过年的,老头子又会提出什么额外要求来。

苏大强正一个人冷冷清清地吃饭,正好冷空气来,室内温度只有七度。苏大强又心疼电费,不舍得用电热器,微波炉热好的饭没等吃完就凉了。有电话进来,简直是冬日里透入一丝温暖的阳光,苏大强抱着电话絮叨个不停。

“学校给每个老师发来一箱芦柑一箱苹果,还有一大瓶西瓜子,两包糖,一箱椰奶,一瓶大瓶装金龙鱼油,一袋香肠。他们开车子过来给退休老师送,我和蔡根花搬了好久。”明哲想,如果妈在,医院的新年福利也不会少。

“还有三个老师上门拜访,问我生活得好不好,有没有需要照顾的地方。他们知道我的文章在报纸上发表后,问我要没发表的稿件看。他们看了一下午,都说写得好。晚饭还是在我家吃的呢。”明哲想。父亲都不知道给客人吃什么清汤,人家有没有吃饱都难说。“一个老师说,我的文章都可以收集起来出书了。明哲,听说可以自己出钱买书号出版,出版的书自己卖,我已经请一个老师帮我打听了,你说好不好?出书与在报纸上登载又不一样,我以前想也想不到有这样的好事。这样一来,我写的文章不是有更多人看了吗?”

明哲心惊肉跳地问:“爸,自己买书号出书整个流程下来需要多少钱?你千万全部搞清楚,别让人给骗了买个假书号回来,回头文化管理官员还找上你。你又自己往哪儿卖你的书?又不能去菜市场摆摊。你还是继续向报纸投稿吧。”吴非听见立马竖起了耳朵,果然老头子又要变着花样掏儿子的钱了。

“明哲,你放心,都是几十年一起工作的老教师,他们不会骗我。我也算是……他们说我老有所为。做人到我这年龄,别的还有什么可求的?能岀一本书,全跟着我一起火化了也值啊。”苏大强想起前几天与老师们的讨论就高兴,最近几天心中想的都是新书的名字,新书的装帧。

明哲心想,过年过节的他就不反驳父亲了。“爸,别说难听话。有明成明玉的消息吗?”

“有,明玉自己没来,她大概忙,她叫一个以前给我送粥来的小伙子给我送来一大箱子海鲜和一箱子稀奇水果,还给了我两千,给小蔡一千。那些水果看都没看见过,想都想不到,我上网都还没找全果名。”

明哲听着诧异,欣慰地笑了,觉得明玉是刀子嘴豆腐心。他捂住话筒就把这话传达给吴非,吴非也是吃惊,还以为明玉彻底脱离苏家了呢。“明成呢?我一直联系不到明成。他有没有回家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