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明哲接到父亲报丧电话的时候,正是那边的半夜。放下电话后明哲满心苦涩,一个人偷偷躲进楼下洗手间好好哭了一顿。才刚有能力对父母尽孝呢,母亲却忽然撒手西归了,明哲只觉得一颗心被抓走了一般,空思思的没处着思。这个家,母亲是擎天的梁柱,他有什么话岀什么事打电话回家,便意味着是且只是与母亲商量,而父亲是母亲身后淡淡的一抹影子。如今梁柱倒了,天塌下一块,明哲悚然惊醒,自己作为长子,此后母亲的重担得由他扛起。

但明哲心中有苦难言。目前T业不景气,他的公司不能幸免,正处于裁员的暴风眼。眼下,同事个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指望裁员名单上没有自己名字。他这个时候如果请个长假回家奔丧,那会是什么结局?他本来不想将公司裁员的事告诉吴非的,免得吴非挂心。他有信心凭自己能力渡过难关,等未来裁员结束,他才会云淡风轻地告诉吴非公司曾经发生这么这么一件“小”事。他认为这是做丈夫的该有的担待。

可现在,他不得不对吴非摊牌了,他需要吴非的帮助。

吴非与明哲出国打拼,挣到今天这种相对安逸的日子,不靠天不靠地,靠的都是他们自己的一双手。明哲可能是因为从小做惯大哥,在家任劳任怨得很,重的累的都是他自觉扛着,吴非心中高兴终于有了依靠,独自出国打拼的她一下懒惰下来,每天心中考虑事情屈指可数。安心的人睡觉是踏实的,吴非都没听到电话铃响,明哲起床。直到明哲摇她喊她,她还兴高采烈地梦到盼了很久的夏威夷之行终于成行,坐船出海看鲸鱼,船被硕大的鲸鱼尾巴打得直晃。

所以吴非醒来时候还是笑嘻嘻的,眼睛都没睁开就将明哲的手拍下去,一个转身又想睡,但嘴里硬是辩称:“再给我十分钟,等闹钟响了就起床。”

明哲硬是把吴非扯起来,急道:“别睡了,我妈过世了,我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吴非惊得弹起来,一把抓了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你妈?你妈怎么会?”两年前他们刚买下房子时候苏母过来,走路虽然带着职业性的轻柔,可谁都看得出,苏母满面红光,精神抖擞。何况又是个护士长,应该最会保养自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死?但是,明哲哭得鼻青脸肿的脸说明她没听错。

明哲连连点头:“我接受不了,星期天你还提醒我打电话给妈,都还是好好的。她才六十出头,怎么会死呢?可我爸都说不清楚妈是什么病因,弟妹两个都不在家,我得立刻回去收拾。这俩混蛋。”

“这要是在床上躺个一年两年不能起身还好说,这事太突然了。明哲,我给你收拾行李,你赶紧订机票,怎么也得赶火化前见你妈一面。你的签证还行吗?能请岀假吗?”吴非连忙下床,但起得匆忙了,头脑一阵晕眩,扶床背站了会儿才稳住。

“签证没问题。但是请假……”明哲犹豫了,这话究竟要不要与吴非说。说了,吴非还能让他回国吗?

吴非不知所以,一边打开衣橱,一边说道:“别担心请假,你妈去世这么大的事,你即使不去说,我迟点电话过去帮你打个招呼都没事。工作实在吃重,大不了你拎着电脑随时与公司联络。哎,你查查机票信息。”

明哲有点魂不守舍地打开搁在床头的笔记本电脑,心中终究是对母亲猝死的震惊与哀恸占了大多数,并没太多考虑,却还是有点内疚地以几不可闻的声音道:“非非,我们公司在裁员。”

“唔?”吴非愣住,裁员?她也是搞T的,最近这个名词听得实在太多,但怎么也没想到终有一天也会轮到她的家。明哲这个时候说这话,吴非虽然脑袋还晕晕的没全醒,可也听出了点什么。

“是。”明哲心中千言万语,但头绪太多,竟反而说不出话来。笔记本电脑开启又慢,明哲心中窝火,一拳砸在床上,跳起身来回踱了几步,又返回床沿坐下。心中似乎有一团真气在狼奔豕突,很想抓了明成明玉来揍。这俩东西,妈出事他们都去哪儿了?妈在医院躺了十二个小时,他们竟然都没露面,死了吗?

对于吴非来说,那个才见过两面的婆婆去世,她心中除了为丈夫担忧,为婆婆英年早逝惋惜外,并无太多想法,因此,她的脑袋空间很快便被明哲的工作问题占领,这才是关系到生计问题的大事。她考虑了会儿,道:“明哲,你一来一去没个五天打不了来回,你这不等于把位置拱手让人吗?家中积蓄不多,我的收入不够开销,你不能丢工作。”说话的时候,手上便停止了收拾,她甚至有把整理出来的衣服挂回去的想法。“这个节骨眼上,你回去,回来怎么办?还是我回去一趟吧。我好歹没裁员的担心。”

明哲的手指神经质地滑着鼠标,急切寻找机票信息,闻言头也不回地回答:“我必须回去,死的是我妈。我总得回去了解她究竟是怎么死的,我不能在妈病床前陪着,一定要送她走完最后一程。可怜我妈去世时候都没儿女在身边,她养三个儿女有什么用?”

吴非听明哲越说越激动,蓬乱的头一振一振的,似是有找谁打架的感觉,吴非知道明哲这是在反驳她的讲话,但事关明哲的工作存留,吴非不会退让。“你的心情我理解,你妈去得那么急,儿女们又不在身边,换谁心里都不好受。但你总还得活下去吧?对父母,在世时候孝敬才是最要紧的,去世后孩子们再做什么,大多是形式,主要还是安慰自己的心。再说你家还有明成明玉,他们都在国内,很快就能回家操持。你现在回去你是尽孝了,但回来后怎么办,我们这个家该怎么支撑。”

明哲听到一半时候已经霍地站了起来,嘶声道:“可是我都没对妈尽什么孝心,以后我想孝敬都没地方孝敬了。我只有回家看我妈最后一眼,陪她走完最后一程,我只剩这些可做。你别拦我,工作丢了可以再找,我妈火化了再看不见。我必须回去。还有我爸是个没用的,我得回去对他有个安排。”

吴非觉得自己有必要在明哲思维混乱的时候提醒他:“关键时刻,你们公司所有人都在表现,在找门路,你倒好,反其道而行之。等你回来,大局已定,过几天裁员名单一公布,你哭都没门。我不拦你怎么行?你现在心里只想着安顿你家,你有没有考虑我们的小家?凡事都有轻重缓急,你先给活人留下生路再说。”

“别说了。”明哲大吼一声,忍无可忍,一向明理低调的吴非今天这是怎么了?一点道理都不讲。

吼声撕裂寂静的黑夜,让橱边的吴非打了个趔趄,隔壁隐隐传来女儿惊悸的哭喊声。吴非愣了会儿,结婚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明哲冲她红脸,她很想据理力争。但隔壁女儿的哭叫更是声声催人,她只能闭上嘴,忍气吞声跑去隔壁。

明哲垂手阴沉沉地盯着门口,那儿刚刚还有吴非的背影。他对着自己喃喃自语:“我一定要回去,否则谁能管妈的后事。明成贪玩,明玉冷漠,我不回去,老爹都会跟着妈去。”

他自言自语着,一会儿想起来收拾吴非扔下的行李,一会儿又跳到电脑边留意时刻表,抓了这头丢那头,天色渐渐发亮时,他才将所有的事情马马虎虎打点好,进去洗手间冷水冲了把脸。整个人,似乎很清醒,却又似乎很混乱,脑子里不断有新的思路出现,但又不断地在想到一半的时候抛下。这时如果有人揭开明哲的头盖骨瞧瞧,准保可以看见一团“乱麻”。

思涵小说 _ _ _

明哲拎箱子下去,却意外发现楼下餐厅已经灯火辉煌,有餐点在桌上冒着腾腾热气。他放下箱子过去,才碰了一下厨房的门,就听吴非用做报告似的声音淡淡地道:“我查了下,估计你肯定是赶九点的那班飞机。我已经加热发动车子,想早点送你去机场,回来还可以按时送宝宝入托。你快点吃饭。”

明哲冒了会儿傻气才想明白,这会儿天冷,需要早几分钟将车子发动加热起来,吴非虽然后来没进屋来搭理他,可一早有条不紊地将他回家的事情做了安排。明哲一时说不出话来,默默坐到餐桌边吃饭。可是食不下咽,或许是因为没心情,或许是喉头因为哭过还在发涩,他只喝下一碗米粥。然后看着吴非面无表情地张罗着抱着依然熟睡的宝宝下来,抓起两片面包夹些东西,招呼他下车库去。

两人在车上都没有说话,吴非一手开车,一手捏着三明治吃,心中有气,吃得没滋没味。明哲想说,可又不知道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忽然发现,忘了该说的是什么,只有干着急。总算想到点什么,找出一瓶果汁打开,凑到吴非嘴边。吴非喝了一口,便拿下巴将果汁顶开。天还不是很亮,路上车子还不是很多,吴非将速度开到最高限速,她不能分心,何况还睡眠不足呢。

到了机场,吴非双眼还像开车时候似的看着前面,淡淡地拿眼角捎着明哲,道:“我不下去送你,抱着宝宝出去不方便。你自己一路小心。”

明哲忽然灵光闪现,伸手一把抱住吴非,像是宽慰自己也像是宽慰妻子,“没关系,我们还年轻,来日方长。”

面对明哲难得的在公众场合的拥抱,吴非这时再有气也消了一半,反而说得比明哲还肯定,“是是是,车到山前必有路,天无绝人之路。什么事都等你回来再说。”

可是吴非回来路上不时回头看看后面的宝宝,一路叹息,有什么路啊,辛辛苦苦混到人家地盘上讨生活,好不容易苦干加巧干,拿汗水换来与人家白人相同的职业地位,现在好了,关键时刻送一个缺口上门,不等于自掘坟墓吗?那帮虎视眈眈的白人能放过这个机会?可怜宝宝的保险还挂在明哲那边,明哲如果失了业,她得立刻将宝宝的保险转到她名下,否则那大笔的医药费谁岀得起?可是,宝宝抚养需要那么多的钱,年前还不舍得让才一周岁多的宝宝去娘家养着,这会儿如果明哲真失了业,她只有把宝宝抱给妈去养了。否则还能如何?冲明哲今天的一根筋,她能拦得住他回家的脚步吗?

她当时出去哄宝宝不哭的时候才想到,今天如果拦下明哲,往后这件事将会永远成为明哲心头的一根刺。否则那道老婆母亲一起思水先救谁的无聊问题也不会持久不衰,因为母亲与妻子永远是跷跷板的两头,两头都重,不让明哲回家看他妈最后一眼显然有点一厢情愿。那道题没说明的是,无论问题的答案是什么,最后被救的那个人,以及救人的丈夫,往后的日子将会永远处于没被救的人的阴影下面,背负沉重的十字架忏悔一生,被救未必是好事。吴非不愿背负那永远甩不脱的十字架,只有选择再过紧日子了。

人最可悲的是明知道走下去是错,但还是得走,异常清醒地看着自己走向错误,承担后果,还得强颜欢笑走得漂亮。既然选择与明哲一起生活,既然明哲认定回家是一条必由之路,那她赴汤蹈火也只有一起陪着。往后的日子,走着瞧吧,过一天,算一天。只能这样了。这件事上面,她别无选择。